岁月再绝情,总有歌叹奈何

in 默认分类 with 0 comment

我爱听流行乐,小时候买的第一张流行乐卡带,是范晓萱的《圣诞快乐song》,一张90%英文专辑,那个年代是她最红的时候,亮晶晶的眼睛,洋娃娃一样的发型,唱着甜蜜的歌,虽然这不是真正的她也不是她喜欢的样子。那时候还是小孩子的我就钟意这种少女偶像了。

papi酱有期视频讲自己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再年轻了,恰巧的是我和papi酱是同年生,(虽然这一年马上就要过完了,但人们会毫不讲理的在过年的时候硬给我增加一岁)她说到新的歌不听了,一直在听高中时期的歌,突然心里一紧,毕业以后真的很少再继续追踪我爱的明星的最新消息,曾经一张专辑的歌全都会唱还记得住歌词,现在写篇日记想引用一下都大脑空白,而且明明还没看过他们的演唱会却不觉得遗憾,当时我可是说好了喜欢一辈子的。

歌手本人和歌之间是否有明确的联系,填词人填的歌是为歌手营造“人设”(近来挺反感这个词的,又找不到合适的代替),还是跟着歌手本人的境况、心境走。或许二者都有吧,你看,twins、薛凯琪这些走少女路线的,听她们的歌就像你的好同窗、下课后会相约铜锣湾吃甜品、逛商场一般,顺便跟你吐槽心事,讲讲暗恋男生。再过几年踏入社会,面对工作的压力、人事复杂、认真却无疾而终的恋爱,但因为没有结婚生子(尽管阿sa隐婚,此刻阿娇也刚刚结婚)展现给大众这一部分生活,而没办法像谢安琪、杨千嬅一样可唱《人妻的伪术》《山林道》《最好的债》《好不容易遇到爱》。而陈奕迅从来就不像谢霆锋、陈冠希他们那样走少年路线,同样是恋爱,他的爱也克制隐忍如“从来没细心数清楚一个下雨天,一次愉快的睡眠短多少发线”“只是因为害怕闭上眼,如何想你想到六点,如何爱你爱到终点”“淡淡交汇过各不留下印,但是经历过最温柔共振”“谁都心酸过,哪个没有”,更加的成人式处理化。有了和谐的家庭,他又可以唱《大的太快》《床头床尾》,也可以感慨人生《陀飞轮》《沙龙》…… 比起早年那些充满灵气又勇敢的少女,阿Fi近几年的情歌我作为这么年的粉都觉得有些吃力,难道只有人生晋级才有资格唱那些歌了吗,我想她也不甘心停步在此吧。

人们会指责老年人固执不懂与时俱进,而今我说不出为什么,却对他们有了理解,就像新的歌没办法给我触动,仅剩下的就是这些老歌,反复的听,觉得后来无法超越,也说不定是因为情感最丰富的那几年已经过去,剩下的是疲惫的身体。

我不喜欢某位港乐乐评人,尽管这些歌不是写给我一个人的,有共鸣的也不是我自己,可是经历和感触都是唯一的,别人写的再专业都不能代表自己。更何况还有一股公知的优越感,就更加让人不舒服。

今年如果不再有病痛,没有大花销,希望明年能和洋去一次珠海或者深圳,再去一趟香港,就当回忆至此,默默的锁上。

9055F9D9-D9A3-4576-A552-4DF33D6EB3FC.png

Responses